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BY 薛霓

百度搜索“王洪浩”,跳出来的第一个人物是出生于1959年的一位江西省中共党员。但他并不是我要采访的人。

除了这个百度百科词条之外,其他的百度首页搜索结果全部关于另外一个“王洪浩”——58集团内容运营中心副总裁, 前易车网主编,曾是《座驾》杂志最年轻的主编,1979年11月出生的“伪80后”,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。

在采访之前,我每次给王洪浩发微信都要等上很久才获得回复,每次只有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母:ok。我很担心他是一个高冷的人。

有个毫无争议的事实是:清华大学的人都绝顶聪明,他们往往不屑于与“平庸”的人聊天,会觉得那是浪费时间的事情。所以,为了不让王洪浩感觉我是个蠢货,拜访他之前,我像个跟踪狂一样翻阅了他所有的社交平台:微博、朋友圈、知乎,力求在短时间内迅速累积对他的了解。

然而当我们见面的时候我才发觉,我对他的了解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 

探访58大本营

当我来到北京东五环边上的一个电子产业园的时候,正值下班时间,许多“技术宅”模样的年轻人鱼贯而出。在偌大的园区内我迷失了方向。直到我看到一辆印着大幅杨幂照片的班车,我知道这儿就是我要找的地方。

因为比约定时间到得早,我绕着58集团总部的几栋办公楼转了一圈,猛然间发现一块巨大的石头(就是在很多景区门口都会出现的那种),上面印有“神奇”二字。我对这个“神奇石”万分好奇,很想知道它的神奇之处。后来我终于明白了——“58同城,一个神奇的网站!”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王洪浩的办公室在某栋办公楼的五层,这里门禁森严,访客必须先登记,再打电话叫人来接。在电梯里遇到的58员工都称呼王洪浩为“王老师”而不是“王总”,想必前者是令王洪浩更为舒服的头衔。目前他的工作除了在58担任内容运营中心副总裁,还需要每两周左右去中央美院讲一次课。实际上,王洪浩讲课的场所有很多,他不仅被聘为“宝马公开课”讲师,还经常应邀出席许多汽车品牌的分享会。

“老师”身份除了线下的还有线上的,比如知乎。王洪浩在知乎上的身份标签包括:“车评人”、“旅行家”、“时尚主编”、“绘画爱好者”、“生物界权威”、“博物馆达人”等等,让你觉得此人简直无所不能。截至我采访他的当日(2018年8月15日),王洪浩已经在知乎上回答过1007个问题,发表过262篇文章,有106000个关注者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王洪浩位于58总部的办公室

 

我走进王洪浩办公室的时候,夕阳正把最后一点点光从他的办公桌上收走。他的桌子上什么都有,除了书籍、文件、一小包像椰枣一样的东西,一盒貌似快过期的感冒药,还有一块奇怪的石头。石头就是他最近痴迷的东西——一颗来自阿富汗的青金石。“净度是评价青金石品质的一个重要因素,好的青金石深蓝纯正,可以用来制作颜料,这是以前的皇帝玩儿的。”他告诉我。

据说他还是蓝色的深度爱好者。

我们的谈话从这种稀有宝石开始。我问他,是否觉得清华人就像是茫茫人海中闪着光的宝石,到哪里只要亮出“清华”标签就能很顺利地在人际关系中开疆拓土。(当然也有反面情况,比如我们在联系采访场地的时候,有一家媒体人开设的摩托主题咖啡馆就以“一听清华俩字儿就烦”拒绝了我们租借场地的要求。)

王洪浩的回答非常坦诚,他说清华人的确以母校自豪,常常提及母校,主要因为所谓的名校光环能减少沟通成本。“一说这人是清华的,你就知道至少他不笨,学习能力强,做事有计划性,你能信任他,那么就省了很多沟通了解的时间。”他说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我们面对面坐着,王洪浩突然问我,“云是什么颜色的?” 我答不上来,我也不想回答,因为“别让他认为我是个蠢货”的念头再次浮上心来。我往窗外看了一眼,云是灰色也是蓝色——其实云可以是任何颜色的。

“没有唯一的答案,”王洪浩说,“它的颜色取决于周围的环境。”

我想他应该是在暗示人与社会的关系,因为他之后又补充说,当自己年龄增大,最害怕的是发现周围的人都跟自己一模一样。“我觉得人在成长过程中,要不断推倒你周围的墙,扩张你的视野的边界,生活就是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去看更多的东西。”

实际上,我真的有很多很多关于汽车的问题想要求教王洪浩,但是因为我深知自己与他在专业领域里的差距,可能一些问题他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对我解释清楚。这就像一个从没去过上海的人问一个上海人:上海到底什么样?上海人虽然很清楚家乡的样子,却无从说起。于是我只能挑一个我们最有共鸣的问题:“你做媒体的时候,做过最有意思的一个采访是什么?”他告诉我那是当年去慕尼黑采访拜腾概念车BYTONConcept的设计师,对方让他知道了什么才是“美”的设计。

“那个设计师以概念车的方向盘为例,告诉我说这个被很多人认为特别难看的设计最终入选,是因为它能让方向盘‛消失’。”王洪浩说,那次采访之后他明白了好的设计要知道它的素材源是什么,设计初衷又是什么,这个方向盘可以让驾驶者将注意力集中在操作屏上,那么这就是“美”的设计了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 

夜会清华园

在王洪浩的办公室吃完一顿外卖之后,我提议一起去清华看看。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善良的、不忍拒绝人的表情。我知道他的行程其实是非常满的,“行程”当然不是指社交和应酬,而是他给自己制定的一些计划。采访中我偷窥了他桌面上的几张小卡片,上面是他的日程表,每周末要去不同的博物馆(这周末是电影和地质博物馆),他还会为此专门做笔记和查资料。

即使毕业了那么多年,他依然像个学生。

1997年,18岁的王洪浩参加高考,不知所谓地只填写了清华大学这一个志愿,且拒绝调剂(当时他的那个高中建校 20 年来只有一个人考上过清华)。打电话查高考分数的时候,第一个公布的是语文成绩,86分,没有及格——之后的心情是像过山车一样的起伏。

6年之后,王洪浩从清华大学毕业了,除了拥有工程学位,还在中文系获得了文学学位。如今为了回报母校,他是清华大学励学金计划的资助人之一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夜里的清华大学“二校门”,周围有兜售校徽的小贩,10块钱一个,买“清华”送“北大”

 

97届的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,王洪浩那个班30个人里只有两个女生。这些同学目前四散于全国各地,但凝聚力很强,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金融行业。“清华和北大有个不同的地方在于,北大强调个性,而清华的教育反而会把每个人的个性磨平。”他说。

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王洪浩斯文有礼,但我能想象他内心仍有很强的个性在撕扯。所以他拒绝去汽车企业,与“体制”划清界线,他认为职业必须能让自己保持兴趣和紧张感。然后我就能理解,为什么在30岁不到就当上主编的王洪浩,会主动离开安逸的出版业,去了明显工作强度更大的互联网行业。“杂志总想搞创意,但从不关心用户,当时我就觉得,这个行业缺乏竞争,我可能该换个地方。”

离开《座驾》之后,王洪浩去了易车网担任主编,在他的带领下,这个网站很快就干掉了许多个竞争对手,成了与汽车之家不相上下的垂直类汽车网站。彼时杂志也陆续接轨新媒体,用户们则开始追随“IP”,王洪浩又有了离开的理由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王洪浩看出了我想拍照的心思,带我在清华校园的一些地标性建筑面前逐一停留。当天北京天气特别好,夜晚的天空呈现出淡淡的紫色,仿佛呼应了清华的主题色。

在告别王洪浩之前,我最大的感受是,他像我采访过的很多“全能高手”一样,有丰富的爱好和特长,比如打网球、拉小提琴,知识面几乎没有死角。身为一个记者,在面对这种“零缺陷”采访对象的时候,总会试图发掘他/她身上的阴暗面,但是我这次的尝试再度落空。可能是相处的时间还不够。

“我觉得很多高智商的人就像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里的Sheldon,生活中都怪怪的,很难相处。”我说。   

无所谓啊,这个社会是包容天才的。”王洪浩说。

我很想将他的这句话印在T恤上。

如果汽车圈只能有一个“公知”,那可能就是他了

最后附上一张摄影技术欠佳的作品,此人为本文主角王洪浩

 

对话王洪浩

 

Q: 是不是清华的人出来都很容易看不起其他人?

A: 倒也不是。其实社会正在变得很割裂,每一个圈层都有天才。比如你看起点中文网上那些网络小说,清华的人去写就能写过他们吗?一旦你脱离这个圈子,你还行吗?我前一阵子特地去宁波的一个“水军公司”看他们是怎么搞的,一个人可以操作几十个微博号,学过清华MBA的你也搞不定啊。

Q: 说说你目前的工作内容吧,是否和媒体还是有很多重合的地方?

A: 58同城这个网站流量很大,但它是比较“低频”的,像招聘、搬家、租车这些业务,可能很多人一年或几年才干一次,所以我负责的内容团队的目的就是要提升用户粘性。和媒体操作方法不一样,但本质上都想把流量抓在自己手里。

Q: 现在你觉得什么样的文章是一篇好的汽车类文章?

A: 现在我看一篇文章,看的是“你”(作者)不是“车”,我之所以把我的时间放在你身上,一定是因为你比我知道更多的信息。以前的汽车编辑有个问题是,他们获取信息的来源是通过公关稿、新闻稿,是没有办法和掌握“干货”的人比的。你看我投资过的那些IP就知道了,二混子(注:微信公号“混子曰”)以前是上海大众的汽车设计师,李老鼠(注:A站账号“李老鼠说车”)是个二手车贩子,我发现了这些人之后就跟他们讲,他们完全可以自己搞点内容出来,会有很多人爱看的。58还投了一家内容生产公司,它就是在知乎上寻找公知,这些人都是开发汽车的人,你想啊,车都是他们造的,媒体写车评能写过他吗?所以说,所有掌握了核心信息的人,哪怕是个4s店的销售,工厂的员工,一旦有了表达能力,就是很厉害的IP。

Q: 你对中国的自主电动车品牌怎么看,它们共同的问题是什么(如果有的话)?

A: 共同的问题是钱不够。或许中国的电动车市场不是拼谁能赢,而是拼谁死得稍微晚一点。

Q: 那你一个(自主)电动车品牌都不看好吗?

A: 现在很难讲看好哪个品牌,因为你并不知道这些品牌背后是谁。

精彩推荐

honda pilot цена

www.topobzor.info

автоматический полив